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韩国境外传教为何如此“疯狂”?

欧美日韩 时间:2018-08-06 浏览:
韩国教会的境外传教,已经在包括中东国家在内的很多地方引发争端。

图片1.png

最近,两名在巴基斯坦被绑架的中国公民有可能已经遇难的消息,让全中国人民揪心不已。事发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全力设法展开营救工作,目前正在通过各种途径核实情况。外交部也提醒中国公民,近期暂勿前往巴基斯坦俾路支省。

据称,被绑架的两名中国人是去年11月底由一名韩国人带领进入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首府奎达的真纳镇地区,韩国人在那里开办了一所学校。这所学校简称是ARK,对外声称是培训一些年轻人学习巴基斯坦当地的乌尔都语,但实际上他们的学习和生活轨迹都有浓郁的宗教色彩。

这些中国年轻人以参加语言学校的名义租住在当地旅馆里。他们基本上每天主要做三件事:

首先是语言学习,以如何与当地民众沟通和打交道为主;其次是开会,似乎是交流各种心得;第三是搞带有宗教仪式性的活动。

尤其是第三项内容,这个学校的中国年轻人出门时会分成几个小组,每个小组三到五人。他们在附近走街串巷,给当地老百姓播放宣扬基督教的视频并进行劝导,还邀请当地人参加他们的活动,为他们唱基督教歌曲。按照当地人的理解,这其实形成了一种“宗教骚扰”,因为当地民众基本上都是伊斯兰教信徒。

目前,这名韩国人是如何在中国招募这些年轻人到巴基斯坦传教的具体情况尚不清楚。但此前不断有报道称,韩国一些宗教团体和个人冒险到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传教,屡次出现被绑架和被杀害的情况。因此有人转向鼓动中国年轻人到高危地区进行宗教活动。

图片2.png

此前,中国《环球时报》也曾对韩国的海外传教活动作出报道:

它是韩国的国际性符号之一

“无论是中国留学生,还是在这边工作的中国人,几乎都有被传教的经历。我就遭遇过很多次。”一位在韩国进行交流的中国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们会直接上门,有的甚至拿着小树枝要当场给你洗礼。”

谈起韩国传教者的韧劲,这位学者道出了很多在韩中国人的感慨,包括《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记者刚来韩国时,某天忽然有两名女士来访,交谈得知是小区内的教会人员,不知她们从哪里得知记者是新来人员,于是上门送来教会的资料。记者表示“我是无神论者”后,她们未做太多纠缠,告辞离去。但隔一段时间,还会有教会人员来敲门,说“不会劝你马上入会,只是某天某时教会将举办何种活动,有空可以去看看”。

如此热心的不止教会人员。有一天,记者外出坐出租车,司机得知记者是外国人后,特意在下车前拿出一个基督教宣传册相送。可见,这些信徒无时无地不在开展传教活动。

“韩国的基督教徒对他们的信仰极其认真,欧洲19世纪也经历过。在欧洲,宗教界把‘三星、现代和基督教’看作韩国的‘三大品牌’。”德国海德堡大学宗教学学者瓦贝尔多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基督教在韩国传播的时间不长,但人口比例却比得上一些欧洲国家,亚洲只有菲律宾高于它。

根据韩国统计厅发布的2015年度统计数据,韩国信仰宗教的人口为2155万人,占总人口的43.9%,相比2005年减少9%,无宗教信仰的人口为2750万(56.1%)。尽管韩国信教人口比重在男女老少各层面均呈下降趋势,基督教信徒人数与2005年相比却稳中有升,以1357万人(新教徒968万,约占19.7%;天主教徒389万,约占7.9%)排在第一位,约占总人口的27.6%,其中新教教徒人数10年间增长近100万人。10年前普查时排在第一位的佛教信徒,以762万信徒人数(约占15.5%)降至第二位。

韩国教派言论媒体统计显示,韩国去年新当选的300名第20届国会议员中,信奉宗教者占74%,其中信奉新教的议员93人,天主教为77人,佛教为52人。今年5月当选的新总统文在寅与夫人均是天主教信徒。

由于基督教已成为韩国第一大宗教团体,在韩国,无论是繁华都市还是偏僻乡村,只要有人居住,就有基督教教会存在。教堂林立,特别是在黑暗的夜晚,霓虹灯装饰下的红十字架点亮各地,已成为韩国一道独特风景。

缘于“新皈依者狂热”

韩国人的传教热情不仅体现在国内,也早早走出了国门。据记载,韩国基督教海外传教活动始于20世纪初,但最初半个世纪里,活动零散且效果有限。直到上世纪60年代,韩国海外传教活动才逐渐成形。1979年初次调查显示,韩国的海外传教士为93人,1990年末调查显示为1645人,2002年为10422人。韩国世界传教联合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韩国共向海外派遣传教士27205人,传教团体229个,遍布全球172个国家。

“韩国,传教扩展最快。”德国基督教联盟网站报道称,根据世界宣教大会的资料,1988年有500名韩国人在国外传教,2011年为2.5万人在169个国家传教。相比之下,人口超过8100万人的德国2011年只有3668人在103个国家传教。韩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基督教传教国。

韩国之所以成为热衷传教的国家,有其教徒使命感的因素,教会经济实力提升也为境外传教提供了可能。韩国地域空间狭小,当国内信徒数量和资金难以再度提升时,教会自然会将视野投向海外,一些教会团体甚至派传教士到敏感地区传教,以证明自身的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韩国教会或传教士与海外教会的联系越来越多,韩国政府也希望借助教会提升国家形象。为此,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资助教会向海外派遣传教士,使传教士传播福音的同时,也兼任韩国形象宣传的民间大使。韩政府曾在《2002年文化政策白皮书》中表示:政府不干涉宗教团体及个人的信仰自由,只援助那些具有促进社会发展的社会文化意义的活动。

有分析称,宗教整体而言为韩国社会稳定做出了很大贡献,人数众多的韩国传教士也通过教育、医疗等活动帮助了不少第三世界国家的民众。但与此同时,一些传教士深入持不同信仰的国家或民众中,不仅给自己的安全带来很大风险,也引发摩擦事件。有西方媒体称,一些国家的人说,韩国传教人士给他们钱,买他们的信仰。

最著名的例子是,2007年23名韩国传教士在阿富汗被塔利班劫持,最终两人被杀。该事件让韩国付出从阿富汗撤军、支付大笔赎金以及承诺不进入阿富汗进行“攻击性传教”等代价。因这一事件,韩国基督徒与非基督徒间发生冲突,社会对国家与国民应分别承担何种责任爆发大讨论。但教会团体坚称,危险地区的人民更需要慈善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