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扔锁、推搡!合肥庐江一儿媳殴打七旬婆婆?儿媳:她胡说八道!

婆媳 时间:2018-11-23 浏览:
扔锁、推搡!庐江一儿媳殴打七旬婆婆?儿媳:她胡说八道!最近,家住在庐江县罗河镇的许大妈向我们栏目反映,自己在家里喂猪的时候,竟被儿媳妇给打了,还伤的挺重,

最近,家住在庐江县罗河镇的许大妈向我们栏目反映,自己在家里喂猪的时候,竟被儿媳妇给打了,还伤的挺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见面,许大妈就跟记者描述她当初被打的一幕幕。

许爱芳:我讲你真打啊,一把锁扔过来,我手就这么抱着头,这里血直流,这个手打的肿多高的。

许大妈说,如今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但她的两根肋骨仍隐隐作痛。

许爱芳:我今年67了,现在把我的骨头打成这样,我现在讲话都用劲讲,疼死了。

而更让许大妈难以接受的是,打人者不是别人,还是自己的大儿媳。那么,这一对婆媳,为何会拳脚相向?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许大妈说,在2008年大儿子和儿媳遭遇了一场车祸。车祸中,大儿子不幸去世,儿媳汪戏云也受了重伤,留下两个年幼的孙子,由儿媳汪戏云抚养。

担心大儿媳日子过得苦,许大妈平日里,对大儿媳也是照顾有加,一家人相处还比较融洽。直到这两年,两个孙子一个当了兵,一个上了小学,大儿媳也搬离了这个家。

按说,大儿媳搬走后,双方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了。但是,上个月许大妈在家喂猪时,儿媳妇回来突然跟她起了争执。

许爱芳:她就不要让我喂,不要让我喂她就把门锁着。我就站着,她就把我一推,我没倒,就撞到了,这摔得皮都撞破了。

许大妈说,儿媳妇之后还不依不饶,继续殴打她。据许大妈回忆,当时儿媳妇骑在自己身上,用膝盖撞自己的肚子。危急之下,许大妈大喊救命。周围的邻居听到后,也赶紧过来拉架。

许爱芳:血淌了一大摊,她就把石子,那个门口有石子,她把石子捧着,把血盖着,盖着用脚踏踏,她人跑掉了。

随后,许大妈去医院进行了检查。病例显示:许大妈身上多处挫伤,肋骨骨折。为此,许大妈花费了不少医药费。

许大妈丈夫 杨中友:七八千,八九千块钱,有发票。

维权律师:就是你儿媳妇什么也没管没问?

许大妈丈夫 杨中友:没有,她没问,她跑掉了她问什么,我到那边都没看见。

以前和睦相处的婆媳,闹到如此地步,邻居们也表示看不懂。

邻居 曹桂英:她俩好的很啊,就今年两个搞得不好,她的小孩在她家养着,好得很。

原本和谐相处的婆媳,为何现在却像仇人一般呢?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了解到,这对婆媳之间的矛盾,也不止喂猪时产生的口角那么简单,二者之间的矛盾,也是由来已久。

许大妈告诉记者,眼前的二层小楼一共四间,是老两口自己盖的,但在大儿子去世前,他们都在一起居住。而在楼的东边还有一个小平房,现在许大妈在里面养了一头猪。而在大儿子去世后,为了争夺房产,大儿媳就跟他们产生过矛盾。

许大妈的小儿子杨军告诉记者,在村里的调解下,当初双方也签了协议。小楼的西边两间规老俩口住,而东边的两间给了大嫂,中间还用围墙隔开了。既然协议分割的很清楚,这次又为何起了冲突呢?

杨军:主要就心里不平衡。

记者:为什么不平衡?

杨军:她就是那边的小房子她也想要。

原来,当初的协议,只分割了这两层小楼,但是对于这个小平房没有划分。这次大儿媳提出,这个小平房也要规她。

许爱芳:你讲现在把小房子给她,我老头老奶奶干什么去呢?老头子都七十多岁了,老头子还开了刀。

杨中友:我讲我猪过年杀掉都给她,我讲过的,把猪过年杀掉了,明年正月这小屋都给她。

虽然老俩口答应,过了年将小平房让给大儿媳,但看到婆婆在房子里养猪,大儿媳还是跟婆婆发生了冲突。

杨军:关键我嫂子那个人,她就是太霸道狠了,看到我们家里过得好,生活幸福了,她就不高兴,来就闹一下。

如今许大妈受了伤,遭了罪,自己还垫付了近万元的医药费,这让老两口难以接受。现在,两位老人就希望大儿媳妇能够赔偿自己支付的医疗费以及后续的营养费。然而在双方发生冲突后,许大妈就一直联系不上大儿媳。

记者了解到,事情发生后,当地的吉桥村委会也出面进行过调解。那么,现在调解的怎么样了呢?

村委会工作人员 李良雁:当天下午我们接到他的报警后,第一时间罗河派出所到了,我们村里有两位同志到了,还有江书记到了,我们就安排了他这个家属了,跟后就安排就医。

李良雁表示,他们赶到现场时,双方的冲突已经结束。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也不太清楚。民警洪登山说,现在双方当事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案件有待进一步的调查。

因为不知道大儿媳汪戏云现在的住处,随后,我们拨通了汪戏云的电话。电话中,汪戏云显得很激动。

大儿媳 汪戏云:我没打她,是她打我的,她现在就在胡扯,胡说八道知道吧,她现在就是为她儿子报仇。

报仇?对于打伤婆婆一事,汪戏云是坚决否认。而她口中提到的婆婆是在为儿子报仇,又是怎么回事呢?

汪戏云:是我回去搞房子,我小叔子不让我搞,我小叔子打了我,然后我报了警,他赔了我医药费,现在就是不乐意,她就非要把钱弄回去,就这个意思。

杨军:她回来也是要那个房子,我说那不行,要等父亲回来再说。她说不行,她就老是找我麻烦。找我麻烦我不就叫隔壁的邻居过来了嘛,她就往那里一摔,往那里一坐,坐在那里她讲我打了她。

对于冲突,双方是各执一词,那么汪戏云跟婆婆之间有房产纠纷吗?

汪戏云:房已经协商好了,我也同意把那两间房给她先住着,我现在就搞了我这两间房呀。

汪戏云告诉记者,自己现在生活比较困难,目前也是在泥河镇上租房住。随后,记者提出跟她见面的要求,遭到了拒绝。

因为双方属于家庭纠纷,村委会和派出所都表示,下一步还会协商的方式,争取解决问题。对此,维权律师朱杰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维权律师 朱杰:刚才也经过了解,从派出所还有什么司法所组织调解,希望下面走这个司法程序,双方能够达成一个和解的协议。

陈银凤:孝老爱亲 像“风”一样的女人

陈银凤:孝老爱亲 像“风”一样的女人

中华民族所有传统美德中,孝道是最为人所称赞的。所以有了“百...[详细]

把爷爷推下楼梯的熊孩子

把爷爷推下楼梯的熊孩子

学生、家长、老师,怎样才是好的教育?孩子把爷爷推下楼梯,这...[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