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西一“妈宝男” 再婚后还求前妻协调婆媳关系

婆媳 时间:2019-04-02 浏览:
原标题:不再参与前夫的人生 讲述人:张琪(化名)女32岁 公司职员柳州人 文字整理: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韦黎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

我曾是一个受过伤的人,伤心了几年。直到去年,我才明白自己的伤心其实不算什么,有人比我过得更糟。

1 被迫离婚

我的那段婚姻,知道的人不超过十个。

那年,我只身在外地工作。因为业务往来认识了黄琛。一夜缠绵后,黄琛把我拉到民政局。就这样,我们结婚了,谁也没有征求意见,谁也没有通知。

领完结婚证,黄琛才向我介绍他的家庭:他爸爸早逝,妈妈拉扯他和姐姐长大。因为姐姐至今未婚,姐姐一直和妈妈住在一起。“我妈我姐都是特别好的人,他们一定会喜欢你。”黄琛坚信他的家人会接受我。

我却隐隐担忧:家人对家人是一番态度,对外人可能又是另一番态度,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可是,我和黄琛已经结婚,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我们约好趁周末休息回趟柳州,黄琛带我见见他的家人。可是我却临时接到加班任务,不得不改变计划。黄琛很想回柳州看看妈妈,于是一个人离开了。

周六晚上,我加班到九时许才回到家。一进门就接到黄琛的电话,刚开口要说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长辈的声音,是黄琛的妈妈。

我已经是黄琛的老婆,所以一开口我就叫阿姨“妈”。阿姨赶紧制止:“别忙叫妈,我都没见过你的人,这个妈我可当不起。听说你和阿琛是闪婚,做人怎么能那么冒失,居然敢闪婚……”原来这个电话是阿姨趁黄琛出去买东西,偷拿他的手机给我打的。

阿姨的话刚说完,电话又被黄琛的姐姐抢去。一开始姐姐还跟我客气几句,再往后也是教育我的口吻,指责的意思。

不巧,我的手机没电了。我赶紧找来充电器,等手机有一些电再重拨过去。没想到,黄琛的手机关机了。我忐忑不安,担心姐姐以为我故意挂断电话,认为我不礼貌。我补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道歉。

发完短信,我抱着手机等了一个多小时,没有任何回应。

夜已深。我决定第二天再处理这件事。

由于工作太累,第二天我睡到中午才起床。吃完午饭,黄琛的电话又来了。我激动地接起电话。是他。可是他的声音有些疲惫,听上去有点异常。

他告诉我回来的时间,再也没说其他。我本想说下他妈妈和姐姐的事,他制止了:“等我到了再讲。”

我到火车站接黄琛。见到我,他完全没有新婚夫妻的激动,拉着行李箱走在前面,对在后面追赶他的我视而不见。

我生了一路气。一进家门,我忍不住把气撒了出来。黄琛看着我,像看陌生人。

“我妈喊我跟你离婚,趁现在刚领证哪个都没晓得我们的事。你讲怎么办吧?”黄琛显得很无奈。我比他更无奈:“你妈你姐都没有见过我,她们怎么晓得我不是一个好老婆?都什么年代了,还干涉别人的婚姻。”黄琛瞪着眼睛看着我:“什么别人?我妈我姐是我最亲的人,不是别人。如果你没有办法理解我们家人之间的感情,那我们真的不适合在一起,结婚就是个错误。”

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我和黄琛的婚姻太冲动了,完全没有考虑背后要应付的一切。黄琛越来越没有主见,越来越情绪化,动不动就拿他和妈妈的苦情故事教育我。我忍无可忍,终于主动提离婚。我一提离婚,他又傻了,说我把婚姻当儿戏。

我们折磨了一个多月,最后以离婚告终。手拿离婚证,黄琛的神情很复杂,问:“就这样离了?我们是不是对婚姻太不负责任了?”我想扇他耳光:“离婚证都领了你还讲这些,有什么屁用,你早干嘛去了!”说完,我扭头就走,泪水不停地往下流。

2 帮他“救火”

黄琛的妈妈为什么反对我和黄琛在一起?理由很简单,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家人没有钱也没有权,对黄琛的前途没有帮助,还有可能拖累他。总之,我们的结合就是“弱弱结合”,这样两家只会越来越弱,没有什么前景可盼。

这个离婚的理由,赤裸裸,血淋淋。令人失望的是从结婚到离婚,我连黄琛的家人都没见过,黄琛拒绝安排我们见面,理由是“见面只会尴尬”。能早点离开这个没骨气的男人,何尝不是幸事。

这场离婚让我留下心理阴影,我开始害怕接触异性,害怕和男人再谈爱情和婚姻。我把心门锁上了。没有遇到对的人,与其凑活过日子,不如宁缺毋滥自在。

一晃,几年过去了。

多年后,我和黄琛都回到柳州,但没有任何联系,他的情况还是一个朋友告诉我的。冷不丁接起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电话那头居然传来黄琛的声音。

他向我求助,说他老婆正和他妈妈在吵架,他的姐姐也过去帮忙了,但还是吵不过他老婆,他让我找两三个朋友过去帮忙,灭一灭他老婆的威风。

他的求助很奇葩。

黄琛很着急,说他人在外地,具体的情况一两句话说不清,“总之麻烦你去帮帮忙,我的朋友不多,住市区的更加少。”

黄琛一再央求,我实在没办法拒绝。我找来两个平日关系不错的男同事帮忙。

赶到黄琛家所在的小区,大老远就听到一户人家传来吵闹声。

我忐忑地敲门,一个女人气愤地打开门:“干什么呀?没见我们家正在忙吗!”她和黄琛长得很像,约摸40岁,我猜是黄琛的姐姐。

还没来得及说明来意,又听到一个声音:“谁呀?管闲事的轰出去。”这个声音的主人有一定岁数,我猜是黄琛的妈妈。我的心一揪,想起了往事。

门被打开了,黄琛的姐姐和妈妈先后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刚看了她们两眼,屋里的另外一个人朝门冲了过来。

她长得有点瘦弱,年纪比我小,应该是黄琛的老婆阿菊。她拼命地想要扒开黄琛妈妈和姐姐用臂膀筑成的“围墙”,想要离开那个家,却被挡住了。

情况不对。黄琛跟我说是他妈妈和姐姐被阿菊欺负,可是眼前的景象分明是阿菊被家婆和姐姐欺负了。黄琛的家人满脸怒气,阿菊则一脸委屈,脸上还有泪痕。直觉告诉我,我被黄琛骗了。

我马上给他打电话,黄琛又是一副央求的态度,让我帮助他的老婆离开,让她暂时回娘家避避。趁家婆和姐姐不注意,阿菊自己冲了出来,冲下楼。看着她的背影,一股心酸涌上我的心头。

3 不再参与

如果当年我没有和黄琛离婚,现在被家婆和家姐欺负的人会不会是我?我为当年的事感到庆幸。

我很想把黄琛的电话号码设为黑名单,可是想到“一夜夫妻百夜恩”,最终没有这么做。

黄琛向我坦白,说三年前和阿菊结婚以后,家里就没有安静过。阿菊的家境不错,黄琛家当初对阿菊非常满意,硬是把他们两人凑成了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