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4月底施行 滞播综艺何去何从

综艺 时间:2019-04-04 浏览:
曾经引发收视热潮的明星亲子类综艺,似乎真的要画上句号了。4月3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正式对外公布《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而自新政起草

《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4月底施行 滞播综艺何去何从

曾经引发收视热潮的明星亲子类综艺,似乎真的要画上句号了。4月3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正式对外公布《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而自新政起草阶段便受到热议的“不得宣扬童星效应或者包装、炒作明星子女”,也被明确列在《规定》中。如今新政来袭,芒果TV、优酷、腾讯视频等公司旗下处于滞播状态的明星亲子类综艺又将何去何从?

新政来袭

在此次的新规中,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共列举出16项未成年人节目不得含有的内容,包括渲染暴力、血腥、恐怖,教唆犯罪或者传授犯罪方法;除健康、科学的性教育之外的涉性话题、画面;肯定、赞许未成年人早恋;诋毁、歪曲或者以不当方式表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歪曲民族历史或者民族历史人物,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等。

而在第二章第十四条,《规定》则明确指出,未成年人节目不得宣扬童星效应或者包装、炒作明星子女。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新闻发言人表示,近年来,部分未成年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出现炫富、炒作明星子女、包装“童星”、成人化表演、低俗调侃、侵犯隐私权等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现象,其中个别节目有“商业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倾向,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有必要针对当前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将未成年人节目管理工作纳入法治化轨道,引导、规范节目创作、制作和传播,切实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根据《规定》要求,广播电视播出机构、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机构应当建立未成年人保护专员制度,安排具有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经验或者教育背景的人员专门负责未成年人节目、广告的播前审查,并对不适合未成年人收听收看的节目、广告提出调整播出时段或者暂缓播出的建议,暂缓播出的建议由有关节目审查部门组织专家论证后实施。

自4月30日起,《规定》便将正式实施,并落实“网上网下统一标准”的要求,这也意味着去年以来便处于滞播状态的明星亲子类综艺节目若想与观众见面,将难度重重,播出无期。

播出无期

2018年暑期,国内原本有6档明星亲子类真人秀计划播出,正当业内认为将再次上演一出“萌娃大战”时,最终却发现只有半数节目真正上线,而优酷、银河酷娱和皙悦传媒制作的《想想办法吧!爸爸》从最初计划的7月26日上线,延播两次仍未播出;芒果TV的《爸爸去哪儿》第六季则是在距离开播只剩20分钟时宣布延期,截至目前也没有公布播出时间;《童话侠》更是杳无音信,就连官方微博的最后一条信息也止步于2018年9月13日。

曾承担《爸爸去哪儿》等节目后期制作的星驰传媒创始人朱化凯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传统卫视综艺项目投资规模非常大,最高可达三四亿元。而网络平台的综艺节目,也因发力精品化生产令投资成本不断攀升。

迟迟未能与观众见面的节目,无疑会给背后公司带来损失。在从业者看来,这个数字将达到亿元级别。

以《童话侠》为例,去年8月,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乐融致新与乐创文景签署合作协议,由乐创文景向乐融致新支付2000万元作为交易价款,双方将在《童话侠》展开系列合作。但目前的情况,似乎预示着这2000万元或将打了水漂。

已成为品牌性节目的《爸爸去哪儿》,随着第六季的停播,不只制作团队无法收回成本,广告赞助商也承受一定损失。据网络截图显示,《爸爸去哪儿》第六季的联合总冠名为拼多多和舒肤佳,此外诺优能、贝壳网、抖音、凯迪拉克、gogokid、海天、高露洁和Samsung也是合作伙伴。虽然官方未公布赞助费用,但按照《爸爸去哪儿》冠名费从第一季的2800万元增长到第三季的5亿元来看,想必是个不小的数目。

风险加剧

从《规定》可以看出,政府主管部门对于此次调整已下了决心,并提出广播电视主管部门应建立未成年人节目违法行为警示记录系统,对列入警示记录的严重违反本规定的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机构、广播电视播出机构、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机构,广播电视主管部门应当及时向社会公布,并告知其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同时,广播电视主管部门应当会同有关部门建立健全违规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对严重违反本规定的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机构、广播电视播出机构、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机构及其主要责任人开展联合惩戒。

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陈立强认为,国内电视节目没有分级制度,儿童作为电视节目的热点也常常成为炒作对象,由于尺度把握的问题,部分节目中的儿童并没有得到健康的成长,而社会需要的是智慧型、文化型的儿童节目。

尽管不得宣扬童星效应或者包装、炒作明星子女,但并不代表今后无法制作儿童题材节目。在电视节目创新引擎负责人看来,明星子女已是“雷区”,但专心做适合儿童观看的儿童题材的节目则存在着生机。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表示,实际上,近年来观众对于明星亲子类节目也已产生审美疲劳。要想有所起色,亲子类综艺需放下明星光环,多在内容方面做出科学引导,而一些非明星题材的、互动性更强的节目或许可以成为发展之道。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